❉商業活動中不固定更新注意❉APH北歐/娘塔❉刀剑亂舞雙狐/三山/石青❉

【三山】兔子第一次撞上木桩的时候木桩在想什么

貝阿提斯。:


*现paro。师生设定。
*年龄大概是三日月25+,山姥切15+
*微量双狐/石青/包莺包描写。
*标题是乱起的。我困。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ooc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要困死了。
*just猹粮。喂猹@❄ 用的。人类会不会觉得好吃吃了有什么副作用我都不知道。

—————————



三日月宗近拆了石膏的第二天就敬业地回到了工作岗位。

“我还以为你会乘机多休个十天半个月呢。”
小狐丸看了一眼这位休养了小两个月的对桌同事,开口调侃。有着蓬松的白色长发的生物老师脑袋顶的头发总是顺不平整,立起两个耳朵一样的犄角,随着空调送风一动一动。他把玩着手上的钢丝毛刷,看起来像一只懂得给自己梳毛的怪聪明的白乎乎萨摩耶。

“看样子你和你的兽医小朋友相处的不错,小狐丸。”
三日月放下公文包。

他从石切丸那里听说了。最近小狐丸似乎是在谈恋爱,对象是他们班班长的亲属,一位刚刚大学毕业的实习兽医——家长会邂逅,一见钟情。

不过三日月对那名小班长除了“成绩优异,家里有很多弟弟”之外没什么别的印象。就连这些也都是从办公室的日常插科打诨里零星了解的,即使他从高一开始就相当可靠地经常在办公室帮忙打点班级事务——好孩子太多了,他怎么可能一个一个都记清楚呢?
小狐丸也懒得理他,心情怪好地抓着发尾用小钢刷梳着玩,看起来甚至有些傻乎乎的。
恋爱的傻子。

他笑着摇摇头。
“离开工作岗位太久了可不太好。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学生们出去后被人说他们的国文是体育老师教的不是吗?”

“你拉倒吧三日月!春天你陪老头老太太尬广场舞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这种为人师表的自觉了!我才不会去帮你代课!想的美!”骑着转椅打圈玩的红头发体育老师一脸嫌恶地朝他翻了个白眼。

“啊抱歉大包平,我忘了你也在这里。”
“你!”
“而且我记得你教学报告上的标点符号都是莺丸帮你改的吧?”
大包平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打回医院躺着你个学生名字都认不全跳广场舞都扭到脚要去打石膏的老年痴呆!”
“哈哈哈甚好甚好,有活力是好事啊w”

“好了不要再吵了。”
石切丸觉得自己的头又要开始疼了。他正在忙着看学生写的检讨——检讨原因是上课传阅无关书籍,还是成人读物。
小捣蛋鬼已经够让人操心了,这些心智加起来不超过十岁的同事们要是再吵下去他甚至觉得下一个进医院躺着的得是自己,“下节是你的课吧三日月?好歹先准备一下。”
“放心,已经准备好了。”
他整理着夹着厚厚一沓教案的文件夹。依旧是笑眯眯的。

“我说你也是时候买台电脑了吧又不缺钱。”
“纸张书写起来总是让人心情愉快不是吗?”
“……你这差不多已经半截入土了吧。再这样下去你就算长得再好看相亲都不会有人要,到时候你婶婶又得来抓着我抱怨了。”
“省省吧我看不如把他就地埋了算了。”

他并不计较同事们的调侃,他还挺喜欢办公室这种活跃的气氛。
如石切丸所言,三日月宗近的确有着相当显眼的外貌和良好的言谈举止。搭配上优渥的家境和稳定的工作,他的身边并不缺乏追求者。不过他自己根本没有在意这些,恋爱的事情他没有想过
——当然了相亲更不可能。

眼前更重要的事是赶快跟上落下的教学进度。虽然莺丸帮他代了两个月的课,不过工作这种事情还是亲力亲为比较好。

把同事们的吵吵闹闹抛在脑后。他踩着上课铃走出了办公室。
况且他也不确定这两个月学生们听的到底有几成是(和课程毫无关联的)茶文化讲座——
他看到红色的影子快速接近。
接着便是听铃哐啷一阵响。


——等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坐在地上了。
蓝色的文件夹掉在地上,教案撒了一地。还在恢复期的右脚脚踝有些发疼,但情况还好,不到需要再次住院的程度。
自己好像是被红色的小家伙撞了。
他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走路要小心一点呀。”

罪魁祸首还坐在地上,捂着半张脸。
“没事吧同学?”
这一下似乎撞得相当猛。男孩子运动服的兜帽压得很低,他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不过从反应来看小家伙好像撞得还挺疼的。
“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三日月宗近伸出手想拉他,却被条件反射一样地拍掉了。
年轻人猛地抬起了头。这么直勾勾地撞上了三日月的眼神。
三日月觉得周围很安静。
——那是一双如同植物嫩芽在阳光下闪着光芒一般的,翠绿的眼睛。

然后又立马避开了。

“对、对不起!”
年轻人慌忙地站了起来,个子不算太高——似乎是撞得太猛了,藏在兜帽里的半张脸上、手上粘着脏兮兮的血迹,讲话的时候甚至牙齿上都是。
男孩胡乱地把手在衣摆擦了擦,然后有些粗鲁地用袖子擦了擦脸。
然而与之相反地,那是一张相当精巧的,甚至可以说是相当漂亮的脸蛋。

三日月宗近觉得心跳有些快——一定是被跑得像撞上木桩的兔子一样的年轻人吓到了。他这么觉得。
“……你流鼻血了?要去医务室吗,我送你。”

他捡起地上的眼镜。低头的时候发丝从兜帽边缘滑出来了一些——是非常暖和的颜色。
“我自己去就好谢谢老师。”
男孩用衣袖捂着鼻子,声音听起来瓮声瓮气。他匆忙地把眼镜揣进兜里,头也不回地跑了。
啪嗒啪嗒地,真的像兔子一样啊。

三日月宗近原地呆立得像木桩一样,目送着男孩远去。


“三日月你没事吧?”
石切丸些慌张地从办公室跑出来。看着好端端站在原地的三日月松了口气,匆忙走过来捡起散落了一地的课件。

“只有这时候会庆幸还好你这个老古董从来不用电脑备课——不是在夸你!快过来捡一下啊好歹是你自己的东西干站着发呆干嘛——”
“石切丸。”
三日月宗近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他的眼神望向走廊尽头,顺着少年逃走的方向。
“那个孩子…”
“嗯?”
石切丸抬起头。
今天的三日月宗近有些反常。或者说是,魂不守舍。

“那个戴着兜帽的孩子,是哪个班的?”
三日月宗近觉得自己得去一趟医务室。原因除了自己的脚踝之外当然还有别的。

上课铃已经打响第二道了。




【故事是TBC但是我懒得写后续了。想看后续的朋友请疯狂殴打这个猹@❄ 出本靴靴🙏】

 
评论
热度(172)
© | Powered by LOFTER